分享

仕事murmur #265:《我家的故事》

記得多年前參加電影『皮克青春』的座談會,陳大璞導演說,只要是父與子之間,必定存在著父子情結。
無論是想要或是不想要成為那樣的大人,「父親」都是「兒子」仰望的第一個同性大人的背影。想要獲得對方的肯定,想要追趕上、超越他,同時又希望父親永遠是那個不倒的巨人、追不上的堅強背影。
但歲月最殘酷的地方,就在於無論巨人多麼高大,都將讓兒子親眼看著他逐漸孱弱的身影。
和看著父親老去、並親眼看見他倒下的瞬間,相對有時間調適並試著接受事實的弟弟妹妹不同,離家多年的壽一心目中的父親依然是25年前的那個巨人。
「為什麼我這個外人都做得到的事,你這個兒子卻做不到?」
「就是因為我是他兒子才做不到啊。」
有過照顧家中長輩經驗的人一定都能體會。
最難受的或許並不是看到長輩的脆弱,而是他們不得不在晚輩面前展現出脆弱時,曾經端著的架子、形塑了一輩子的形象,全都無以為繼的不堪。
無論是家人已經接受當事人的退化、當事人卻還過不了心裡那關;或者正好相反,當事人已經對自己的狀態釋然,家人卻無法接受,都是居家照護最容易產生情感衝突的徵結點。
而已經接受父親軀體老化的弟弟妹妹看到一直以為頭腦還很清醒的壽三郎在測驗時語塞時的動搖、以及壽三郎的無助神情,血淋淋地讓我們看到這一家人被狠狠拋向遠比自己以為的更嚴峻的真實。
在短短一集之中就細膩而深刻地呈現出父子之間的矛盾與居家照護的艱辛,同時結合了兩種看似完全相反的兩種藝能娛樂產業的描寫。
雖然 Blizzard 阿壽的引退賽被後進 Pretty 原給搞砸了,長瀨智也的影視引退作有宮藤官九郎為他打造這個故事真是太好了。
但看起來摔角與能樂,宮藤官九郎兩邊都沒有想要放過。
救命喔。(:3_ヽ)_
首集不斷出現的劇目《羽衣》,述說漁夫白龍一日在林間發現一件美麗的霓裳,想帶回家做為寶物。天女現身要求漁夫歸還,表明若是沒有羽衣就無法回天界。白龍要求天女獻舞才肯歸還羽衣,天女答應他只要歸還羽衣就跳舞給他看。
白龍質疑「妳只是想騙我,一拿到羽衣就會走了吧」,天女答道「只有人界才有猜忌,天界是沒有虛假的。」
慚愧又感動的白龍將羽衣歸還,天女拿回羽衣後,一面讚嘆人間美景、一面跳了一支又一支絕美的舞,祝福這片國土興盛繁榮,留下許多寶物,消失在富士山的彩霞中。
猜忌只存在於人心中。所有的誤會、都是源自於我們的自以為。
雖然知道有些事總是難以開口,就像從不誇獎、只是將兒子的戰姿設定成螢幕桌布的內斂關愛。
但很多事沒有說出口,終究是不會明白的啊。
我家的故事
#我家的故事 
分類:影劇

一些工作筆記。專頁文章整理。│https://www.facebook.com/LeeGuanJie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翻譯練習 #140:〈T-BOLAN森友嵐士,身為感染者提出的疫情改善對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