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仕事murmur #119:《dele 刪除人生》

從開播前就話題不斷的《dele 刪除人生》,就在短短八集間來到尾聲。
dele 刪除人生
很喜歡恰到好處的配樂、時而用手持晃動或歪斜的鏡頭呈現角色之間的情緒張力,用如同圭司總是保持距離客觀看待世界的冷色調畫面、不帶感情地揭開人性中的晦澀與黑暗。前面七集在委託人們各自的故事中隱約鋪陳的主線伏筆在最後一集一口氣收攏,我們終於可以看見是什麼讓圭司和祐太郎成為現在的樣貌。
不同於圭司只以姓氏稱呼委託人、總是會加上稱謂的祐太郎第一次用「那傢伙」稱呼並且從頭到尾直呼辰巳的姓氏;真柴父親要求辰巳在負責這起案子的期間將鈴的照片帶在身上、而早在一開場我們就看到他在人生最後一刻依然將照片夾在隨身攜帶的記事本中;在祐太郎對圭司強忍淚水的自白中,想起百合子問到「真柴,你是個好哥哥嗎?」時祐太郎的失神讓人忍不住潰堤……這些不經意的細節都讓背後的情感不必明說依然令人動容。
而《dele》畢竟是有著溫柔的底蘊,一反前面的集數中先給你小小救贖再一口氣推翻的路數,完結篇讓觀眾隨著謎團一層層揭開從頭到尾被虐得死去活來、然後在最後讓你不禁帶著會心的微笑迎向結局。
「辰巳會委託我們刪除檔案是巧合嗎?」
總是不正面告訴我們答案的劇本,這次卻給了一個明顯的線索。
當祐太郎離開法會會場、辰巳陽一追了上來,告訴他「我父親一直在調查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你的罪,我交出去了。」這是辰巳仁志最後的遺言,很可能也是最後的賭注──雖然是將檔案刪除的委託,但當年拼命追求真相的少年看到自己的名字時,或許會不顧一切地打開檔案、揭發真相,從中獲得一點慰藉。
那麼時隔九年、與少女同一天離世的他,也算是完成了一點贖罪。
「記錄可以刪除,但記憶是刪不掉的。」
「記錄只要不刪就會一直存在,但記憶會隨著時間淡化。」
如此極端對比的兩人,或許都在傷痛中尋找一個繼續相信人性的理由。
還好有舞,讓他們找到了彼此。
雖然事業受到瀕死重傷,但心結終於獲得解放的他們,不管在哪裡都活得下去的吧。
然後我真的要非常克制才沒有把某一句台詞譯成「麥●勞歡樂送~」(住手#
以後不只外送查水表,宅配送包裹也不能隨便開門了啊啊啊啊啊啊((((;゚Д゚)))))))
#dele  #刪除人生 
分類:影劇

一些工作筆記。專頁文章整理。│https://www.facebook.com/LeeGuanJie

評論
上一篇
  • 仕事murmur #120:《健康有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
  • 下一篇
  • 仕事murmur #118:《仁醫》S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