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仕事murmur #274:《我家的故事》

舞蹈,在日文中漢字寫做「舞踊」。
都說名字是父母給孩子的第一個禮物。相較於因為是長子、以及父親對私生子的虧欠,一同繼承了來自壽三郎的「壽」字的壽一和壽限無,舞和踊介的名字可以說是充滿了來自父親的期許。
我家的故事
諷刺的是,踊介似乎完全印證了「命中缺什麼名字就取什麼」的命運。肢障程度連對能一竅不通的櫻都看得出來,在壽限無心目中的繼承順位還被排在並未入贅的長田之後。家族旅行臨時被抓上台救火,簡單的舞步是記住了,卻還是各種搶拍放槍。(永山絢斗真的是很會!)
我家的故事
相較之下,雖然我們從沒看過舞的身段(江口のりこ有演出劇中劇,但並不算是以舞的身分上台。感覺宮藤官九郎應該是刻意不拍出舞練習的畫面),從大家的言詞之中還是可以知道舞的底子是很好的。
但能是男人的世界。就連被眾人慘批沒有天分的踊介,都還能在稽古場的舞台上練習、在正式演出時擔任後台的工作人員。
身為女人的舞,即使出生在能樂世家,即使再喜歡、再有資質,都無法接近遙遠的舞台。
她只能將希望放在兒子大州身上,從小送他來學能,冀望大州終有一天有機會繼承宗家。
這或許是已經成為「長田舞」的她,與觀山家保持連結的唯一方法了。
我家的故事
明明是跟原生家庭的關係比兩個哥哥都還要緊密的姊弟倆,卻因為性別與資質的先天不良,註定在這場繼承權爭奪戰中被甩放邊疆。
#我家的故事 
分類:影劇

一些工作筆記。專頁文章整理。│https://www.facebook.com/LeeGuanJie

評論
上一篇
  • 仕事murmur #272:《我家的故事》
  • 下一篇
  • 仕事murmur #275:《監察醫朝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