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仕事murmur #278:《我家的故事》

有些夢想像星星,遠遠的看著光芒閃耀、登陸了才發現不過是一片荒蕪;有些人像妖精、晶亮透明,將人們的喜怒哀樂折射成耀眼的魔法,伸出手卻觸碰不到。
能的面具也好、摔角的面罩也罷,走下舞台卸下裝扮,卻卸不掉觀山家長子的身分。離家25年的時間,為的是想在不同的舞台得到父親的肯定;回到家中為的是照顧父親、繼承家業。
壽一沒有自我。無論身在何處,他都為了家人而活。
有華在親權調停會上爆發,說離婚的原因不是壽一離家、而是返家,說壽一總是散發殺氣,小小的2LDK大樓公寓容不下他的存在感。
但這或許也不過是導火線。
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伴侶也好,親密的人際關係是雙向、是互相的。還是粉絲的時候,有華單向的愛自然是成立的,偶像只要存在就是最大的回饋、眼中不必有我。一點問題也沒有。
但走入彼此的生命,成為家人之後,壽一或許也從來不曾對她敞開心房。
只是戴著他認為應該要扮演的丈夫/父親的面具,卻不真的明白有華要的是什麼。
「跟自己最愛的人結婚不一定會幸福啊。」
離婚不是因為不愛了,而是因為太愛了。認清了自己和壽一最好的距離是擂台上與觀眾席,為了能繼續愛著壽一,有華轉身離開他的生活。
而對櫻來說,壽一是天空樹。和有華相反,她不是從壽一最耀眼的一面認識他,而是在他滿身是傷、離開最心愛的摔角舞台的失意時刻,看著他笨手笨腳地幫行動不便的老爸洗澡換尿布。
舞台上的世阿彌,是壯觀的天空樹。發現笨拙的壽一也可以如此閃耀的反差,她從看不見頂端的天空樹腳邊一路往上爬,知道了與他並肩可以看見什麼樣的景色。
從粉絲到妻子再回到粉絲的有華,與決心婚後也繼續當粉絲的櫻,各自見證了觀山壽一的風光與狼狽。
在天空樹腳邊抬頭仰望的壽一,又在想些什麼呢?
他的天空樹,或許是壽三郎吧。從小一直仰望父親的背影,內心深處暗自希望父親永遠是那樣高聳入雲的耀眼存在。但當父親的心智開始退化、肉身開始衰老,即使想要陪伴在身邊,他真的能接受父親逐漸失去自己心目中的樣貌嗎?
總是推託「老爸一定會拒絕」「他不會肯的」,其實壽一才是真正不想迎來這一刻的人。
25年的空白與遺憾都還沒填滿,他還沒有準備好要說再見。
但也許就是在仰望天空樹的這一刻,壽一下定決心對父親開口,忍著不捨、將老父送往安養中心。
我家的故事
畢竟有些人再怎麼愛,彼此最舒適的距離卻不一定是在身邊。就像天空樹再怎麼壯觀、登高眺望的景色再怎麼美,也沒有人能住在天空樹上生活。
而要一直仰望著,遲早會累的。
不過我是東京鐵塔派的啦。(完全無關)
#我家的故事 
分類:影劇

一些工作筆記。專頁文章整理。│https://www.facebook.com/LeeGuanJie

評論
上一篇
  • 仕事murmur #277:《監察醫朝顏》
  • 下一篇
  • 仕事murmur #279:《四重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